• 海淀:社区中的快乐暑假 2019-04-13
  • 大运河文化带非遗大展 紫檀制德胜门大放异彩 2019-04-08
  • 通俄门调查:美联邦调查局官员称愿赴国会作证 2019-04-03
  • 河北馆陶:端午节火了“艾旅游” 2019-04-03
  • 马天宇《纳西索斯》首发 变身自恋狂魔马天宇 2019-03-26
  • 四川:高宇化工230万吨磷石膏渣违法堆存——高宇化工被挂牌督查 2019-03-26
  • 刘珂矣首张禅意中国风专辑《半壶纱》悦然发声 刘珂矣 2019-03-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一以贯之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2019-03-06
  • 尖峰对话:新经济形势下金融创新的变革与机遇 2019-03-06
  • 一语惊坛(6月5日):担当新使命,展现新作为。 2019-03-04
  • 纪念中国福利会成立80周年大会在上海举行 2019-03-03
  • 冷少农写给儿子的家书 2019-02-27
  • 浙江大学科研团队潜心十五载 飞机装配有了国产自动化设备 2019-02-27
  • 孙中山曾想把共产党开除出国民党 2019-02-21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2-20
  • 当前位置 > CPDA数据分析师 > 36小时数据分析行业HOT点 > 数字经济时代,大数据归属权到底是属于谁的?

    云南快乐十分直选走势图:数字经济时代,大数据归属权到底是属于谁的?

    浙江快乐彩和值走势图 www.pn-vs.com 来源:数据分析师 CPDA | 时间:2019-03-05 | 作者:admin

    031419vflifuruftr0ffft - 数字经济时代,大数据归属权到底是属于谁的?

     

    我们都知道全球商业巨头,如国内的BAT,国外的facebook、苹果,很大一部分营收来源于流量变现,这些数据流量其实是由互联网每一位用户贡献的数据,主要来源于我们的一些上网行为、社交游戏、交通出行、购物记录、消费记录等等,它提取于我们的日常生活,与我们每个人的隐私息息相关,从这个层面而言,数据归属应当属于用户个人。而过去,关于这些数据的归属权属于谁,一直争论不定,互联网公司对数据进行运维管理,默认数据变现的权利属于公司,且在变现时,还出现过内部员工作恶的行为,之前几起案例,苹果中国的员工看客户的数据,并且以此来威胁客户,还有facebook,用户的数据跟外部开发者的流量做一些广告的结合,怎么把数据变现,都没有经过用户的同意。这都是数据所有权没有归属所导致的问题,且还严重损害了用户自身的利益。

     

    “数字经济时代,大数据到底归谁所有?是国家、企业还是公民个人?这个概念还不清楚。”3月4日,全国政协委员、公安部原副部长陈智敏表示,我们发展太快了,现在很多数据掌握在少数企业手里,对公民个人隐私安全,甚至是国家安全、公共安全都会造成影响,应该在数据方面立法,明确数据的属性。

     

    102888 - 数字经济时代,大数据归属权到底是属于谁的?

     

    大数据的权利内容即哪些具体权利应该被法律明确规定、保障?

     

    从产业链条上时间先后顺序来看,大体包含大数据挖掘阶段、大数据存储阶段、大数据分析阶段、大数据应用阶段的权利四部分内容。当然,并非大数据的所有权利内容都适宜通过《民法分则》、《个人信息保护法》或其他法律部门予以规制。以下说明的是通过成文法尤其是民法典予以规制更具制度效率的大数据基本权利内容。

     

    概括地说,大数据挖掘阶段的权利内容主要包括有Cookies辅助数据、网站爬行数据和旁路采集数据等。大数据存储、分析阶段的权利内容主要包括清洁数据、区块链数据、Hadoop的MapReduce分散节点数据、用户行为模型数据等方面。大数据应用阶段主要包括LBS数据、CRM数据等。

     

    70431 - 数字经济时代,大数据归属权到底是属于谁的?

     

    公安部原副部长陈智敏说,在数字经济时代,数据属于私有,相当于农业革命的土地、工业革命的资本,是重要的资产,但法律并没有赋予其资产的属性。数据具有国家属性、公共属性、企业属性,同时也有公民个人属性,怎么立法要在实践中探索。

     

    如何看待个人信息泄露问题?陈智敏表示,这些问题很多是因为数据的所有权不明确。“如果明确,未经允许拿取、使用我的数据,法律上属于盗窃行为。如果把数据看成是财务,如果偷盗等于偷盗了我的资产。如果泄露了与国家安全相关的数据,实际上比泄露国家情报还严重。如果泄露公民隐私数据,就侵犯了公民个人隐私。但国家安全法、刑法、刑诉法等对此都没有明确,因为没有法律依据,处理起来非常难。”

     

    他表示,把数据当做资产来处理,要明确信息资产的所有权。“如果是公民个人的,使用时要经过个人同意,同时付给其报酬。现在企业如微信、滴滴打车、外卖等用很小的一点便利,收集了大量个人的数据。公民一开始不觉得,但后来所有的数据都被平台控制,这会给社会带来很多问题。”

     

    陈智敏说,所以立法很重要。“数据属于公民,你收取、储存、分析甚至转卖,都需要经过公民个人同意,产生的利益也应该分成给个人。我提出了这个问题,这需要很多专家来论证、研究。”

     

    大数据是信息时代的新产物,在法律性质、权利内容、权利归属方面存在着诸多制度空白,进而导致了公地悲剧、市场垄断和逆向选择等负外部性的出现,阻碍社会福利最大化的实现。需要通过法律经济学对大数据确权进行比较制度分析,以解决大数据初始产权的界定问题。

  • 海淀:社区中的快乐暑假 2019-04-13
  • 大运河文化带非遗大展 紫檀制德胜门大放异彩 2019-04-08
  • 通俄门调查:美联邦调查局官员称愿赴国会作证 2019-04-03
  • 河北馆陶:端午节火了“艾旅游” 2019-04-03
  • 马天宇《纳西索斯》首发 变身自恋狂魔马天宇 2019-03-26
  • 四川:高宇化工230万吨磷石膏渣违法堆存——高宇化工被挂牌督查 2019-03-26
  • 刘珂矣首张禅意中国风专辑《半壶纱》悦然发声 刘珂矣 2019-03-15
  • 人民日报评论员:一以贯之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2019-03-06
  • 尖峰对话:新经济形势下金融创新的变革与机遇 2019-03-06
  • 一语惊坛(6月5日):担当新使命,展现新作为。 2019-03-04
  • 纪念中国福利会成立80周年大会在上海举行 2019-03-03
  • 冷少农写给儿子的家书 2019-02-27
  • 浙江大学科研团队潜心十五载 飞机装配有了国产自动化设备 2019-02-27
  • 孙中山曾想把共产党开除出国民党 2019-02-21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2-20